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网曝借高铁施工倒卖国有资产 秦岭大巴山自然生态再遭破坏

2023-12-22 16:50 来源:乡村发展网T|T

  来源链接:https://www.xcfz.org.cn/cms/show-155359.html

  近两年,位于陕西省岚皋县滔河上的泥坪水电站状告安岚高速施工单位肆意倾倒碎石垃圾堵塞河道,影响发电问题,闹得沸沸扬扬。

  该施工单位是中交二公局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二公局三公司),负责安岚高速岚皋至陕渝界段的第19标段的施工。该施工段有几处隧道工程,因此产生了大量隧道硐渣。按照相关法律规定,隧道硐渣属于国有矿产资源,除了施工单位自用外,不得随意处置。

  岚皋县为支持重点工程的建设,相关部门根据工程量给予施工单位划出了一定面积的土地作为存放施工垃圾的弃渣场。根据高速公路项目《关于隧道硐渣综合利用的管理实施办法》规定,弃渣场容量与弃渣量基本相适应。

  那么,施工单位既然有了弃渣场,为何还要将硐渣碎石倒入河道之内?

  据泥坪水电站小漳河站周围的村民反映,一开始他们往这个河里倾倒从隧道里采出来的石头,政府部门制止后不倒了,但是一下雨,又从他们存料的地方给冲下来了,又冲到了河里,现在河道给抬高了一二米,有的地方三四米。

  

  在滔河镇荷花村村委会的路口,我们找到了地方政府给中交二公局三公司划定的弃渣场,也就是大竹园弃渣场。这是个狭长的山谷之地,纵深约有二三公里,两边山势陡峭,植被茂盛,山顶部分云雾飘飘,山谷中间还有几户村民居住。在村委会路口,一眼便望见百米之外该公司的混凝土搅拌站。就是这一二百米的路段,基本是用隧道碎石垫起来的,约有三四米深,在旁边的山谷河沟内,还躺着一辆工程车,显然是道路太滑或者太窄,翻进去的。

  穿过搅拌站,可见几户村民的住房,直到山谷深处最高处的一个碎石厂,整个路面约有三四米宽,且坡度很大,泥泞不堪,也都是用隧道硐渣铺垫起来的。从断面上判定,足有一两米深,中间的排水河道仅有一米左右的宽度。假如下起大雨,很容易造成堵塞,整个路面就成了排水渠道。碎石厂堆积着几堆如同小山似的加工好的石子,包括碎石机械设备,都是露天而置。旁边偶有用草绿色的塑料膜覆盖,也被风吹得七零八落,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难想象,雨季期间,整个山谷的水势,足以将谷底的所有碎石冲刷而走。

  在山谷中间居住的村民说,一下雨,整个路就没法走了,给冲没了,都冲到下面的小漳河里了。他们(施工队)就用车拉碎石头再垫起来。村民们还说,原来的路没有这么高,都是老河道,下雨就是水混一点,石头很少,现在他们从最里面的高处建了个碎石厂,为了上下好运料,才把路垫得这么高,深得的地方需要垫五六米、七八米,一下雨,全给冲跑了。

  村民们说,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工程完事了,上面盖上点土就交差了,将来下雨,路又被冲没了,我们找谁去?

  

  据了解,岚皋县政府给19标段批了三亩地的弃渣场,而事实上,仅山谷最上端的碎石厂,占地远远多于三亩地。再加上二三公里长,三四米宽的山谷道路,所占用的面积可想而知,整个山谷的自然生态环境也都被破坏了。而这个碎石厂是政府批给19标段的,是建在政府批的弃渣场里面的。

  

  从2021年开始,自从安岚高速19标段施工,河道就开始堵了,泥坪水电站水洞也被堵塞,这几年光花在这方面的清理费用就好几百万了。目前泥坪水电站也将19标段起诉到了法院。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22年初,19标段负责施工的隧道就贯通了。那么,既然贯通了,随后即便是仍继续使用,使用量也不会大了。但是,村民们却说,最近一年多,感觉这个碎石厂的生产量比之前更大了,车也多了,19标段的这个碎石厂要比其他碎石厂出进的运输车辆多,多数都运到了18标段的两个搅拌站。

  在村民们提供的中铁十一局,也就是第18标段9月份开具的收料单显示,供应单位是石泉县鼎鑫建材有限公司,也就是说从19标段碎石厂运到18标段的石料,供货单位并不是中交二工局三分公司。

  同一个碎石厂,难道还有两个身份?

  据村民们反映,这个碎石厂,是从附近另一个施工场地搬到这里的,听说在那边办不了手续,就联合19标段,搬到这里变成了19标“自己”的石料厂了。碎石厂除了给高速的标段供料外,也给高铁的好几个标段都供过货,供货单位都是石泉鼎鑫。村民们还补充道,这个很好查,都是国企,财务也正规,记录是销不掉的,再说,他们付款肯定是打到石泉鼎鑫帐户上的,一查就清楚了。

  

  村民们估算,一车按50吨算,一吨料按35块钱,一车近二千块钱。运输距离又不远,一天一辆车拉十趟活,一天一辆车近收入二万块钱。这么多车来回的拉料,这个石料场一年最少也得有几千万的利润。

  经了解,这个碎石厂在有关部门提交的手续和资质的确是19标段的。政府也说那是19标段的自用碎石厂,并不知道石泉鼎鑫这个公司。

  那么,19标段和石泉鼎鑫到底是怎样的利益关系呢?

  天眼查显示,石泉县鼎鑫建材有限公司,是2015年成立的一家建材销售,石料加工、销售的私企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注册地址为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

  有村民说,出现这种涉嫌倒卖国有矿产资源的现象,其实就是高利润使然。在巨大利润面前,很多人未免不铤而走险。

  看似不起眼的碎石厂,所产生的效益是巨大的。如此巨额利润到底流向了哪里?希望有关部门要认真查一查,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沿滔河而行,在道路与岸边不到10米的宽度之内,一座巨大的硐渣堆拔地而起。碎石堆上面还有机械在不断地平整着,还不时地有渣土车将硐渣倾倒于此。而这正是18标段正在施工的隧道产生的硐渣,被运到这里的。

  硐渣是否会对水资源造成污染呢?

  根据资料显示,硐渣含有重金属和放射性物质,对水资源和环境会造成污染的。另外,硐渣在开采过程中,也会使用一些化学物质,其产生的废水也会对水资源造成污染。

  据了解,在19标段开始施工的时候,其附近的河水发白,当时陕西省环保厅也来人了,经过检测,说是对河水没污染。

  但是在滔河镇内,沿着滔河岸边,有近十家碎石厂。这些碎石厂都是第三方建的,施工单位将硐渣运到碎石厂,碎石厂加工成不同型号大小的石料后,再以优惠的价格卖给施工单位使用,但不能对外出售。这些碎石厂,仅有二家有标准的加工车间,多数都是露天加工。如此多的碎石厂,且每个碎石厂都有自己的“领地”,占用了大量的土地资源,原本生态良好的大巴山脉,被“利益”弄的千疮百孔,同时被破坏的生态自然环境将是很难修复的。

  我们不禁要问,三十多公里的施工路段,是否需要如此多的碎石厂?这些碎石厂相关手续是否齐备?假如不齐备,就属于违法。二年来,这种违法行为为何没有被制止?

  

  正如19标段,其有恃无恐的原因是自认为是政府批的弃渣场,在弃渣场里建的碎石厂。但是,政府是根据其自身的工程量批的弃渣场面积,当其对外加工销售时,大量进入硐渣所产生的弃渣完全超过了合法弃渣量,才导致弃渣无处安放而乱堆乱放,或用来铺路或倒入河道,不但污染了水源、堵塞了河道,更是破坏了大巴山的生态。

  碎石厂乱象所暴露出来的,一是地方监管问题,二是巨额利润驱使下造成的自然生态破坏问题。

  滔河,是陕西汉江的一个支流,位于秦岭大巴山腹地的岚皋县境内。而汉江流入丹江口水库,丹江口水库又是南水北调的水源地。重金属和放射性物质在没有处理的情况下,只会被稀释,而不会被消除,那就直接影响下游的京津冀的饮水安全。秦岭大巴山,几千年来都有中华龙脉的说法,一向被历代帝王所重视。目前,秦岭系列余波未平的情况下,又出现倒卖国有资产,造成河道堵塞,影响水电站发电问题,看来,秦岭大巴山的生态保护任重而道远!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