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江西高安:没有异地安置,为何要用重置价补偿?

2022-10-17 10:50 来源:百度T|T

  2022年的国庆节本是举国欢庆、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是家住江西高安市的刘久朋依然在东奔西跑。他的住宅和企业被强拆了,当地政府明明不给提供房屋安置地块,却非要以所谓“房屋重置价”来补偿,这让刘久朋怎么都接受不了。

  刘久朋是高安市亚鹏食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住址是江西省高安市大城镇高溪村委会抄桥村54号,身份证号362222197208128113。(刘久朋愿意为本文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刘久朋于1996年申请180平方宅基地,建住宅两层,面积357.98平方,于1999年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和房产证。2011年为解决生计,刘久朋向镇、村委会申请在住宅后面建设厂房,并按要求向镇、村委会交纳了相关建房费用12800元。2012年8月8日,刘久朋成立高安市亚鹏食品有限公司,投入300多万元,自建厂房412.89平方、购买设备,但是直到强拆前关于建房手续镇里一直没有发下来。

  

  

  2019年8月6日,大城镇来人找刘久朋谈拆迁,在没有拆迁公告、安置方案、补偿标准的情况下,只提供了一份拆迁补偿评估价值为57万的报告单,由于是镇政府单方面评估且评估价值极低,刘久朋就没有签字。之后刘久朋找了北京的一家评估公司,估价为350余万元,与镇里评估相差极大。2019年底,亚鹏公司被断电逼迁。2020年3月13日,在原大城镇党委书记徐江汇指示下,镇政府集结了200多人包围了亚鹏公司,将刘久朋的住宅和厂房全部拆掉,设备和货物被乱扔在外面和部分掩埋。

  

  因为高安市一直没有公布拆迁地块补偿安置标准,刘久朋根据2020年《高安市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工作手册》的各类结构房屋补偿价格核算,自己的住宅厂房补偿款应该为360余万,与镇里评估的57万相去甚远。镇里的评估是按照659元每平方米(打八折九折)的重置价来算的,没有给企业异地安置,为什么要用重置价来计算补偿款呢?

  

  

这是2020年高安市棚户区改造项目各类房屋补偿标准和大城镇对刘久朋房屋评估标准对比图

  2020年5月刘久朋向上高县法院提起行政讼诉,11月底上高县法院判决大城镇政府强拆违法,刘久朋随后申请赔偿,2022年3月23日,上高县法院下达(2020)赣0923行赔初8号行政判决书,判决大城镇政府三个月内给予行政赔偿,刘久朋357.98平方住宅赔偿标准不应低于就近地段类似房屋的市场价格。然而大城镇还是要用57万的评估价格(加了3万元的利息)来赔偿。

  2021年11月26日,刘久朋向高安市申请获取大城镇高溪抄桥村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的信息,高安市政府答复称:经审查,本机关不存在您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刘久朋认为,如果这份答复说明的情况是真实的,拆迁地块不存在征收规划,那么当时徐江汇书记带人强拆的行为如何理解?是属于行政拆迁还是个人行为?如果是个人行为,那么作为基层父母官,强拆破坏老百姓个人房产,跟黑恶势力分子有何区别?

  

  刘久朋对于高安市信息公开的答复不服,2022年1月28日他起诉到宜春中院,要求高安市公开拆迁地块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规范性文件。在庭审中,高安市政府代表明确认定:“刘久朋的房屋,属于国道拓宽搞绿化,市政府没有专门针对该项目做征收决定和安置补偿方案。但是我们对原告的房屋做了前期评估,并参照高安市中心城区房屋征收拆迁补偿方案。”刘久朋从心里还是比较认可高安市政府的说法,该补偿标准跟上高县法院按照市场价格补偿的判决大体上一致。刘久朋想不明白的是,既然高安市政府和法院判决都是认为应该按照市场价补偿,大城镇政府为何就不履行上级部门的决策和法院的判决?镇政府不给异地安置,却以重置价补偿替代完全货币化安置补偿,这完全是在混淆概念,企图蒙混过关。镇政府如此一意孤行,到底有何猫腻?在刘久朋安置补偿上面被截留下来的钱到底去了哪里?是用在镇政府的其他财政支出上还是进了个别人的口袋里?

  

  十八大以来,中央屡次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但现实中很多地方都是“权大于法”,这一点从刘久朋同原镇书记徐江汇的一次谈话中就可以看出。徐书记说:拆迁这个事不要用这些正常的法律程序来,我拆了之后,你可以去打官司。也许徐书记早就知道,这种行政官司刘久朋不可能打赢,就算赢了对政府来说也没有丝毫影响,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失去了对法律的敬畏之心。

  今年7月21日,中央在京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再次肯定广大民营企业、个体工商户在此特殊环境下对社会经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也重申了对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政策扶持等。现在刘久朋赖以生存的企业被强拆,补偿安置却迟迟落实不到位,生存生活问题已经刻不容缓,大城镇这样的行为是否与中央政策背道而驰?刘久朋最后希望自己的情况能够被上级领导和广大百姓关注,他的要求并不高,只需要一个公正公开的安置补偿方案足矣。

  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6660791723860977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