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70岁老人杨丽叹问人生,感寒人间何为正义?

2022-09-20 18:45 来源:知乎T|T

  ——三十年伉俪岁月:相扶到老 至死不渝

  七十载时光悠悠:命运多舛 一地鸡毛

  【导语】

  “命运多舛”一词,世人十分厌感,是因无人愿意有之。但,世间事“不如意者十常有八九”,本文主人公杨丽居然遇之。所遇之事,让人汗颜。让人欲罢不能,使人欲哭无泪!

  说一个人到底什么状况才算倒霉?老百姓有句至理名言是这样说的:喝凉水塞牙,放屁砸脚跟。而大家不知道的是,主人公杨丽确实面临的是:“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真的是:上天无路、入的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

  杨丽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以至于到达如此地步?

  为了表述清楚该件事情,就必须得交代清楚其中的人物关系。

  【人物关系】

  杨丽-前夫-子女(30年前) 杨丽-现在丈夫-子女(30年后)

  ————↓———————————————————↓————

  杨丽、前夫、荣松波、荣松峰 杨丽、白云峰、白石、白雪

  说明:①、白云峰属于净身出户。②、荣氏二兄弟30年以来一直赡养继父白云峰。③、白石、白雪两兄妹30年以来几乎没有对其父及继母付出。④、白云峰确分别放在其兄妹白石、白雪那里10万和7万。⑤、杨丽,女,1952年7月19日生,汉族,现住宁江区团结街8委,身份证号222303195207190261;荣松波,男,1975年11月29日生,汉族,现住宁江区前进街1委,身份证号220702197511290817;荣松峰,男,1980年4月29日生,汉族,现住宁江区前进街1委,身份证号220702198004290833;白雪,女,1973年10月30日生,汉族,吉林油田总医院皮肤科。现住宁江区望湖小区12号楼4单元801室,身份证号222303197310300026;白石,男,1974年2月14日生,汉族,松原市市场监督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现住宁江区沿江街,身份证号222303197402140015。

  

  【事件始末】

  记者仅从当事人杨丽以及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2)吉0702民初1626号文书来说明该事件得来龙去脉。

  30年前:为谁辛苦为谁甜?

  1988年以前,平平淡淡总是真。没有壮怀激烈,没有卿卿我我。因为工作、因为生活,却两地分居,各干各的。他在井下,杨丽在九台,聚少离多。虽说辛苦,倒也其乐融融,没有风波,没有缝隙,一切安好。

  1988这一年,是杨丽前半生最最黑暗的日子。一场突然来的灾难降临,第一任丈夫在井下工伤死亡,天塌下来了。

  灰暗的日子终究要跨过去,两个孩子亟待等着抚养成人,未知的生活,要求杨丽必须振作起来,没有选择。

  娇儿欲扶我欲生,莫论前程只管行。当时的她,就一个想法——小车不倒只管推!于是,她收拾好心情,盘点一下夫妻二人的余果,有了生活的基本打算。看着在九台她们夫妻先后置买的3处房产,暗暗有了想法,得给孩子铺个路留个未来。

  30年新伉俪生活:岁月如歌 相扶到老 至死不渝

  走着走着,一晃4年过去了。

  领导和同事看杨丽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实在不易,就把离异的白云峰介绍给了她。感觉不错,处了起来。

  1992年7月16日,第二春在彼此的呵护下,花期盛放。杨丽与白云峰经政府登记结婚,一对新伉俪生活如火如荼。

  杨丽看着离异的白云峰只带一个简易折叠床、煤气罐、一个行李来到身边,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不就是老百姓常说的净身出户吗?!所有物资都给了他的原配夫人与他的儿子白石和女儿白雪。就这样一个基础的大男人,属于基本上赤条条地来与杨丽母子三人(其中的两个儿子是和前夫所生的荣松波、荣松峰)共同生活。

  共同生活30年的时间里,期间购买位于宁江区前进街团结南区5幢2单元402室93.41平方米的楼房一处,共同存款17万元。

  杨丽几乎哽咽地对记者如是说:“我和我爱人结婚20以来,因为日子过得并不怎么好(工薪阶层),我爱人的两个孩子和我们一直不来往。20多年以后,他的一双儿女看见我们日子过得好了,才和他爸爸有来往。1989年白云峰就得了糖尿病(当时他39岁),50岁因病病退,时年月退休金980元。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逐渐出现了一些身体上的毛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经常性的看病、住院、治疗,没少破费,我的两个孩子因此一直过着极其平凡的小日子,因为我的两个孩子只是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工薪阶层。杨丽也于2008年退休,退休工资900元,现在每月也只有2500元的微薄退休金,我儿子与我一起承担我爱人白云峰的更多的医药费和治疗费,以至于2021年患上糖尿病并发症。期间不离手的药和不间断的医疗,都是我和我的儿子一起管理,一晃就到了2021年的10月份。”

  “10月22日早晨一大早我爱人就出去溜达了,当时我看他精神等情况都不错,也没有在意什么,随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谁知道,不久就接到他的儿子白石的电话,说是他爸摔着了,白石把他爸爸送到了医院。我吓了一跳,我就急忙地赶到了医院。看见他当时神智非常清醒,我就问他,你去干什么去了?他说我去儿子白石家要钱去了。这些年我们俩存了17万元钱,10万在我儿子白石那里,7万元在我姑娘那。白石立即表态实在他那里,我爸爸看病我会拿出来。之后转院,我恳请白氏兄妹转到重症监护室,他姑娘白雪却说没救了,不花冤枉钱,于是白雪通过朋友关系把白云峰从市中心医院送到江北医院,25日送到,26日早晨6点15就去世了。住院期间2021年10月22日至2021年10月25日都是由我自己护理的,白石、白雪只是白天偶尔来过,晚上从未来过。”

  “死亡证明,医保卡都在都在白雪那里,她爸去世快一年了,现在连户口都注销不了,今年的取暖费3600多元也因此交不上,眼看着就瞎了,这是多么可恶的事啊,这个女人太疯狂了!”

  “抚恤金和丧葬费法院都判给他们了,这不是丧心病狂吗?嗨,白雪家原来有两位亲属都是从法院退休的,人家有关系的。”

  “誓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如果苍天有眼,这个世界便不再有晴天,整天都是电闪雷鸣。”这番话虽然有些夸大成分,但绝对说的在理。这个世界上天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赌咒发誓,真正能够兑现承诺的又有几人?白云峰的子女在这个层面上的誓言,显得那么苍白无力。70岁的杨丽,未来如何承受?

  世间事,因果循环。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赢的勇气都没有了。白雪、白石好像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她们把“无毒不丈夫”演绎得淋淋尽致,可谓“登峰造极”。一个杨丽“爱”了30年的爱人的一双儿女竟然会如此给与她“最惠国待遇”,实在让正常人难于理解。人不能为了活着,就什么底线都没有了。日前,我们在与杨丽女士会晤中,她说:“正是天道伦理,亲情血缘,支撑我走到了现在。人,要有坚持。即使面临生死,也决然不能放下心中坚持!”在这个70岁老人身上,终于看到了这股勇气,久违的不屈,久违的自信,久违的优秀。所以,记者动容了,激动了。杨丽前所未有的认真,感染了我们。她的眼睛很清澈,又很复杂,隐含着期待、忐忑、痛苦、坚毅…

  

  法院:给了命运多舛的杨丽一地鸡毛!

  

  

  

  ?

  

  ?

  

  ?

  

  ?

  

  【焦点提示】

  一件本来十分清晰的事情,宁江区法院法官姚春媛人为制造升级为复杂案件。在特定的关系和利益面前,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藐视法律,暗地里形成利益链条,为他们一小撮利益集团结党营私,罔顾事实、活生生地抹杀当事人应具有的合法权益;宁江区法院法官姚春媛把案件恬不知耻地“乱作为”,可谓“创新”,更是主观故意制作法律界奇葩!这一案件事实上就是公然与组织对抗、与法律对抗、与党中央对抗、与人们为敌!

  非常清晰的脉络,法院却视而不见;条例非常通畅的来龙去脉,法院却径庭大相。而宁江区人民法院做的是什么?服务了谁?国家法律站在了谁的角度?

  江宁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之后,70岁的老太太杨丽直接懵了!她认为:代表国家意志的神圣法院,在老百姓心中正义的法律,就这样被践踏了?法官姚春媛就这样“轻轻”地落下了法槌!法律就这样“随意”地把30年夫妻给颠倒黑白了?法官就这样“任性”地给了杨丽“一地鸡毛”?“依法治国”进行到2022年,姚春媛你的胆量实在够大、实在超前。

  记得法院院长孙塑曾经这样说过:“中国不缺法官,缺少的是向人们负责的法官,向国家负责的法官,向党负责的法官,向法律负责的法官”!由此可见,一个懂法、知法、学法、用法的法官,是多么重要啊。不忘初心,守住底线,恪守职业操守,对于一个真正执法者来说,才是评价一名法官好坏的标准。肯请诸位法律界大咖、资深律师、专家学者以及法律工作者、研究者、学生一起来仔细、认真地“拜读”一下该法院的一审判决,深刻体味一下法官姚春媛是怎样“判定”该案的!

  【焦点问题

  谁是资金拥有的主体,这就是问题的核心;

  利益获得者具有什么样的目的,这里包括经济和政治目的;

  3、所用的手段是否正当?国家法律站在了谁的角度服务了谁?

  4、谁来主持正义?宁江区人民法院?你信?!

  5、在这起案件中,搞笑和离奇的是,证人证言的采信怪哉!让法界不得不“拍案叫绝”!

  提示一:法官为何要“伸张”不义之举?向70岁老人这个弱者做出任何举动,都有损于法官形象。本身就是要受到社会、良知和道德的谴责的。

  提示二:在面对这个问题上,法官不维护公平正义却助纣为虐!有意思吗?“人情案”是国家三令五申杜绝的内容之一,为何屡次出现在基层法院,难道他们也要体验一下监狱的生活吗?

  提示三: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客观事实都没厘清的案件,就枉法裁判,难道这名法官是卖白菜出身吗?奇葩啊奇葩。

  【法理刨析】

  为了公平公正,记者及时沟通了几名专家、学者、律师,现将大概涉及的问题做一表述,以期能够给与相关部门和类似问题一个说法。

  记者:请问,马更新教授,您作为中国政法大学知名学者,关于我谈到的杨丽的案件,给与公众一些建设性的指导意见?

  马更新教授:我认为,该案出现多种错误,同时也不符合事实。记者:该案件,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错在哪里?

  马更新教授:显而易见,问题在于该案的法官身上,我们不好推断是关系,还是有利益链条的存在。我看了杨丽的上诉书,观点鲜明,法理运用得当,有理有据。白云峰的儿女从道德、从法律层面做得十分欠缺。这个问题当事人在上诉时,如果遇到不公或者感觉不当可以申请异地审理,更可以向纪检监察部门反映,以期给她一个优良的法治环境进行维权。

  马更新教授认为:①、人民法院应该首要查清本案客观事实,依法依规还当事人真相;②、当事人上诉撤销原审错误判决、依法改判;或以审判程序严重违法、严重错判而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因原来都是一家人特别了解:原审法院都是被上诉人家的各种利害关系才造成错判,故请求指令任何临近法院重审)。

  第一、依照法定证据规则,正确认定杨丽与白云峰(生前)没有签订过任何财产独立协议或达成过任何财产独立事项;

  第二、依照法定证据规则,依法认定“夫妻共同存款17万元”擅自取走为违法行为,应立即归还;杨丽对白云峰生前留有位于宁江区前进街团结南区5幢2单元402室93.41平方米楼房一套及存款17万元中,除属于妻子应分割取得的部分外,属于遗产的部分依法继承并依法多分:楼房继承10万元、存款遗产8.5万元中继承5万元;

  第三、白云峰生前存款2万元应认定为赠与给杨丽个人,其他继承人无权继承;白云峰名下存单(己被白雪支取)1万元应认定夫妻共同存款分割后依法继承、白云蜂工资6200元早已用于生活消费已不存在,不在继承之列;

  第四、杨丽儿子荣松峰、荣松波依法享有继承权,对白云峰生前留有位于宁江区前进街团结南区5幢2单元402室93.41平方米楼房一套、存款17万元属于遗产部分依法继承。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潘锦:阅读完(2022)吉0702民初1626号判决书,掩卷沉思,细思极恐。基层法院的法官让我们深感无奈的同时,也不难看出法官对法律的蔑视与凌驾之上的“高傲”和不计后果的作为,实在难以表述。是谁的悲哀,委实不耻!请看事实与理由:

  第一、原审判决采信无效证据导致认定事实错误,致使判决结果严重颠倒:1,原审判决认定本案17万元存款系白云峰个人存款依法不能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十条“下列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三)与一方当事人或者代理人有利害关系的证人陈述的证言”根据以上法律规定结合本案,被上诉人原审提供的证人白云霞、白云秀系被上诉人的亲姑姑,与被上诉人存在直接的利害关系,而原审判决依据有利害关系的两位证人证言在没有其他相关证据印证的情况下即认定白云蜂生前与杨丽约定各自金钱各自管理,将白云蜂的存款认定为个人财产的行为与以上法律规定相违背,该认定依法不能成立,二审法院应予改判。

  2,本案17万元存款属于杨丽与白云峰夫妻共同财产,杨丽对其中8.5万元依法享有继承权。首先,该笔存款系杨丽与白云峰共同生活期间所积攒形成的,是夫妻共同财产,原审中上诉人提供的调解书可以证实白云峰与前妻离婚时没有分得财产,1992年与上诉人杨丽结婚时是一个人空着两手来到杨丽家,1998年提前办理病退,病退工资较低为每月987.15元,直到去世前退休费为3000余元,生活期间二人购置房屋买保健品等生活开销较高且白云峰没有其他收入。如果没有杨丽的收入仅凭白云峰一人是没有能力存款17万元的。其次,该笔存款的真实情况是杨丽与白云峰共同生活期间对于家中琐事均由白云峰负责办理,包括本案17万元存单的保管,因白云峰系突发疾病,其在生病后去逝前告诉杨丽该17万元存款中的10万元在被告白石处,7万元在白雪处而且明确表示是让他俩暂时保管,生病后医院开销让白石在存款中支付,因此本案中根本不存在赠与的情况:再次,本案17万元存款中有两笔是白云峰在2021年6月4日存款2万元、2021年5月24日存款1万,两笔存款均在白云峰去世后由白雪和白石支取,两笔存款时间均在2021年与原审证人白云霞证实的“2020年白云峰将6枚存单赠与给白雪和白石”的证言时间不能吻合,从中可说明白云霞的证言是虚假的,根据取款凭证显示,白云峰2021年10月22日住院于26日去逝,二被上诉人于10月23日在父亲病危时擅自将17万元存款中的13万元取出,试图将保管存单的行为转为赠与并将存款据为己有。

  故,原审判决认定17万元存款系白云峰个人财产既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应予改判。

  二,原审判决第二项,白云峰名下存款2万元系夫妻共同财产,且已承诺给杨丽买手镯,原审证人可以证实,该2万元不属于遗产范围,不应继承。白云峰去世后白雪支取的1万元应认定夫妻共同存款,分割后依法继承,白云峰工资6200元上诉人用于生活开销已不存在,不在继承范围,因此原审判快第二项应予改判。

  三,荣松波、荣松峰依法享有继承权

  《民法典》第1070条“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第1072条“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根据以上规定结合本案,上诉人荣松波,荣松峰作为杨丽的儿子与白云峰生活时均未成年且不能独立生活,白云峰婚后一直与三上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原审中上诉人提供的证人王山,邹淑贤等多位证人做为杨丽的领导与邻居以及照片,购买按摩椅的收据均证实了虽然白云峰突发疾病去世,但是在生活的30年里初期白云峰对未成年的荣松峰、荣松波照顾日常、接送上下学,经常带着去单位玩不仅在生活上,经济土以及教育上均给与了帮助尽到了抚养义务,荣松波、荣松峰结婚时白云峰都以父亲的身份操办婚礼,成年后虽然上诉人单独生活但经常回家看望陪伴老人贴补家用,对年老的继父尽到了赡养义务且在白云峰去世后办理丧事的过程中均做到了儿子的义务,作为维子女与白云峰形成了事实上的抚养关系,因此二上诉人依法享有继承权原审判决驳回其请求是错误的。

  原审判决完全无视法律规定,二审法院应予改判。

  上诉人杨丽对本案遗产依法应给予多分

  《民法典》第1130条第3款“对被继承人尽到主要抚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根据以上规定结合本案,原审中上诉人提供的结婚证、登记档案可证实以下事实:1,白云峰与杨丽于1992年7月16日结婚:2,白云峰离婚时只分得煤气罐一个、折叠床一张、行李一套。3,证人王山证实结婚时白云峰系一人来到杨丽家生活。1995年二人购买了第一处房屋,1992年白云峰一人来到杨丽家到1995年购买的第一处房屋仅隔3年的时间,白云峰是没有能力购买房子的,第一处房屋系上诉人杨丽用自己婚前积蓄所购买,而本案现有的楼房是由1995年购买的第一处房屋转换而来的。4,退休证可证实白云峰于1998年提前办理病退,因为是病退退休工资较低为987.15元,直到去世前退休费为3000余元。5,提供的保健品票据及按摩椅票据可证实白云峰患有糖尿病多年,为保证其健康常年服用保健品,靠本人退休费是不够的,大部分均是由杨丽工资与上诉人荣松波、荣松峰贴补。原审中以上证据结合本案事实可说明本案遗产房屋与存款17万元的取得是在杨丽婚前财产的基础上以及荣松波与荣松峰的贴补下所取得的、杨丽30年里一直照顾患有糖尿病多年的白云蜂,对其尽到了主要抚养义务,目前杨丽也已经70余岁符合以上多分遗产的法律规定。

  对于一个“无一处不争议”的案件,原审却适用简易程序且造成错判,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依照法律规定,简易程序只适用于“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民事案件,而本案事实关系复杂、权利义务关系非常复杂、且全案几乎无一处不争议,却明晃晃地违法适用了简易程序,并造成错判,社会影响也极其不好。故请求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媒体分析】

  我们来理顺一下,法律——法院——国家——人民,是一个怎样的关系,法院是法律的体现着、执行者,体现的是国家意志,体现的是人民愿望,法律才会彰显公平正义。作为媒体人,对孙潮院长的这句话深有感触。工作需要和法官打交道,感受到法官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中的重要作用:权利受到侵害,需要法官来保护;违法犯罪,需要法官给予公正对待。

  有一句话说,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可还有一句话说,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我更倾向于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这句话。经验可以积累,实施是靠人。如果法官缺乏向法律、事实、天下负责的责任心,他的经验未必能给公平正义添砖加瓦,他的经验甚至于能破坏公平正义。

  向法律负责,向事实负责,向天下负责,就需要法官有起码的“良知”,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三观正确”。孙潮院长的话代表了一部分法官的心声,希望他的话能唤醒另一部分法官,更希望国家在制度上有所作为:将“良知”、“三观”作为衡量法官的一个标准。

  就松原宁江区人民法院所涉及的这宗案件而言,法官姚春媛是否体现了国家、法律、人民的意志?我们深深提出质疑!

  事实呢?在利益的驱使下就这样他们“默默联合”,老百姓的悲剧就形成了!杨丽入了人家的设定圈套,“顺理成章”地成了牺牲品。他们有策划人、有操盘手、有步骤地完成了这个小利益集团的愿望,恰恰就是这种愿望,小而言之毁了受害者一生,讼累若干年不说,劳民伤财,消耗更大的国家法律资源;大而言之就是毁了中国法制的根基,由一个专业人才、熟练掌握专业技能的执法者来操控案件,性质之恶劣、职业操守之低下,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纯粹是故意制造冤假错案!就是在故意破坏国家法制环境!就是要颠覆党的领导、国家意志、人民政权!这是他们赤裸裸的政治目的!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细思极恐!

  那么,我们从事了几十年媒体工作的人,不仅要问:我们的党中央对司法工作越来越重视,对司法政策越来越人性化,坚决要求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国家坚决要求对办案人终身责任追究制等等措施的出台并贯彻执行的情况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层出不穷,越来越多呢?这就是不禁让人联想到“执法”与“守法”的关系,要问现在的“执法者”有多少个能守法的呢?执法者不守法,甚至挥舞手中的权力大棒,故意的践踏宪法,破坏刑法、刑诉法的明文规定,这种怪现象越演越烈,冤假错案越来越多。不难让人想到,是不是有些人包括隐藏在我们党内腐败势力、包括反华势力的代言人,在用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的方法破坏党的领导,破坏国家的安定团结呢?我们不敢往下想。

  《警世通言》里说:“势不可使尽,福不可享尽,便宜不可占尽,聪明不可用尽。”经历越多,越觉得,人活一世似乎谁都逃不过这个定律:一旦走到极端就会生出祸端。气球太大会爆,杯子太满会溢,做人太狂会倒,不加以控制的人生,终究会是一场灾难。

  【特别访谈】

  记者:对于这个案件,你个人有何向公众表白的?

  杨丽:我这个人从来就不会花言巧语、说东道西。但是,你准许我用几个词来表述一下:利用关系、利用职权、利用公权力。

  最后杨丽忧心忡忡地向记者说:白石、白雪非常狂傲地讲,“在吉林省松原市没有他们摆不平的事,在松原打官司我们说了算”!何其牛啊!通过其个人强大的关系网,全面封锁我。

  白石,在松原市市场监督综合行政执法支队;白雪,在吉林油田总医院皮肤科。两个人很是豪横啊!我好怕啊。对于一个陪伴了白云峰30余年、如今已是风烛残年的70多岁老人,落得原审判决如此的“下场”,是有违天理、有悖国法、不通人情的(有人说:有违天理的法律当然已经不是法律的治理)。

  看到这儿,列位看官什么都清晰了吧。在他们看来,只要掌握着人脉,操纵公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

  杨丽的法治春天究竟在哪里?白雪风华正茂、事业正兴,为什么不好好地为国效力,却生出蛇蝎心肠,于法官沆瀣一气,不顾法治、良知、道德底线,难道只会整人吗?同时,我们总感觉,这两位就是想把法院的“哥们”拉下水,用心险恶啊!在这里我们特别提醒“哥们”注意!千万别中招!

  【编后语】

  一个是欢欢喜喜,另一个是空劳牵挂;一个是杯满盆满,另一个枉自嗟叹;一个是水中月,另一个是镜中花。到头来,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一边是冰冷的手铐,另一边是欢欣鼓舞;一边是正义战胜邪恶,另一边是落下无奈的悔恨之泪。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的天堂。正义,从来都不会迟到!

  世上万事万物,皆有其道。没有那么多的那么;没有那么多的假如。既然如此,就事论事,杨丽案件该如何画上圆满的句号,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事情。

  人性最大的恶,是消耗别人的善良!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别把善良留给不懂感恩的人,善良不是傻,厚道不是笨,善良无错,请把你的善良给了对的人。切勿纵容部分不安好心的人!

  人心需要公正,社会需要公平,国家需要法治,人们需要太平。万事万物需要平衡,世界需要和平。人类才能发展……

  人心不足蛇吞象,社会不古猫怕耗。国家不强外国欺,个人懦弱强人欺。芸芸众生需要安定,三千位面需要和谐。宇宙才能康健……

  我们不禁深思:为什么有些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因为解决问题的那些人,就是制造问题的人;虽然问题得不到任何解决,但是他们一定能够解决掉对问题有异议的人!

  媒体将进一步探讨该事件并实时关注事件的发展。

  来源链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566385746/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图片推荐

  • 1
  • 2
  • 3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