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湖南临武:县霸周作飞与当地官员构建黑恶利益集团的累累罪行谁来管?

2022-09-09 18:36 来源:人民法制网T|T

  自2018年始,湖南临武县麦市镇下庄村村民频频向县、市、省及中央有关部门实名举报:该镇电视广播站退休职工、原镇政府沉治办主任、税费征收办主任、下庄村第一书记、长坪岭煤矿法人代表、湖南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周作飞与当地官员构建黑恶利益集团,占用基本农田违建山庄别墅、虚立项目侵吞巨额扶贫资金等犯罪事实。可至今,周作飞集团也没有得到任何纪律和法律上的制裁。

  

(图为举报信)

  举报信显示,“县霸周作飞身为麦市乡镇公职人员,2002年与原麦市乡乡长黄朱超(现郴州市苏仙区政法委书记)共同创办下庄长坪岭私营煤矿,周作飞是煤矿法人代表,又兼职麦市乡镇沉治办主任……在这20年中,周作飞身兼三职,领取了几十万元事业编工资,捞到了煤矿上亿元的利润,骗到了易地搬迁两千多万元,财政下拨专项巨款,已名列郴州市内巨贪榜首。”

  党和国家对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从事营利性活动历来有明确禁止性规定。周作飞等人违规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谋取经济利益的行为,违反纪律规矩,已严重影响正常的市场经营活动,破坏社会公平。

  易地搬迁镇压村民

  下庄村总面积约两平方公里,近五千人口。这里煤炭资源丰富,鼎盛时期,曾有几十家煤矿同时开采。后来煤矿整合,只留下振兴、茶冲、长坪岭三家。因滥采滥伐,导致该村田土沉陷、井水干涸、房屋垮塌,80%以上的地方沦为了沉陷区。

  2008年,县乡两级主管部门根据谁受益谁担责的社会准则和各矿采掘范围,协定各矿承担相应的沉陷区易地搬迁建设工程,并以免税减费帮扶机制,激励各矿按时完成搬迁。

  2014年,振兴煤矿完成了松树岭、落塘下、黄泥冲等地的易地搬迁,并对选址、征地、平基等基础工程有序推进。此时,周作飞却倚仗强悍的家族势力,要挟煤矿:煤陷区易地搬迁建设工程由他个人独揽承担。振兴煤矿被迫中途偃旗息鼓, 使矿方生产和经济双重受损。2015年,周作飞诱逼两村民, 把振兴煤矿多年前存入村集体的易地搬迁储备金,一次性转入到他的个人账户上,挪作他用。

  

(图为振兴煤矿提供的承诺书及周作飞个人账号)

  2017年冬,长坪岭煤矿完成大窝9户村民的易地搬迁后,却对约600人口的蕉冲岭易地搬迁工作不予理踩。蕉冲岭村民集体赴麦市镇政府讨要说法,周作飞利用时任临武县政法委书记的黄朱超,出动上百名警力,以“妨碍公务”为名镇压反抗的村民。反锁镇政府大铁门,殴伤村民,还企图调用刑侦队抓捕村民未果。很多下庄村民曾被周作飞黑恶利益集团群殴致伤,有的险些丧命。

  虚立项目,套取国家资金

  举报信显示,“周作飞利用乡县利益关系网,虚立项目,套取并侵吞国家财政下拨的各项扶贫和易地搬迁专项资金。”

  2015年,振兴煤矿多年前存入村集体的现金860 万元+利息共计908万多元,下茶冲村集体现金268万+利息共计270多万元,全部一次性转入周作飞个人账户,共计1178 万元,被其挪作他用。

  2015年,周作飞收集上下茶冲72户贫困人口信息资料,套取县浦发银行三年期每户各5万元产业扶贫补息贷款,其中产业扶贫补助金(72户*1.5万)108万元。

  2016年,周作飞利用上下茶冲沉陷区易地搬迁工程建设的设计规划系列资料,套取财政下拨易地扶贫搬迁专项资金(209人*3.5万)+(209人*1万)+(209人*0.7万)共计1086.8万元。该下拨资金由县财政转舜和集团有限公司分三年(次)直拨麦市镇财政所,再转入周作飞个人账户。

  2016年,周作飞又以易地扶贫搬迁和新农村建设名义,套取上下茶冲72贫困户专项到户补助金109万元,这笔资金全部转入周作飞在浦发银行的个人账户中。

  

(图为周作飞占用基本农田违建的水上农庄)

  2016年,周作飞从下庄村委虚立地质灾害避址搬迁建设项目中得到丰厚回报后,又虚立了上下茶冲地质灾害避址搬迁建设项目,骗取财政下拨的(42户*4万)168万元。下庄村委两次申请地质灾害避址易地搬迁,财政下拨的(297户*4万)+(42户*4万)1356万元专项资金,既未用于搬迁建设,也未分拨到户,全被瓜分私吞。

  周作飞借上下茶冲搬迁工程建设名义,虚开无头支出发票,从村集体套取12笔298万多元;由麦市镇人大主席何鹏审批的两项虚假支出发票90 万元。

  2018年初,周作飞为临时应付上级易地扶贫搬迁建设工程验收,与当地政府相关人员串通一气,将验收工作组骗至黄泥冲、松树岭新村现场,并摄影拍照,张冠李戴蒙混过关。

  2018年,县财政直拨上下茶冲易地搬迁新村毛坯房防水顶棚专项资金150万元、自来水安装费30万元,两笔180万元归入周作飞、村主任周建祥个人账户。

  2019年,振兴煤矿直转周建祥个人账户20 万元,由周作飞个人支配。

  2012年至2018年,周作飞挑拨下茶冲2个村民向振兴煤矿强行索取15次现金88万元,3人共享。

  周作飞为全力控制基层组织,自主决定把村委办公场所转移到周作飞别墅大门口的上茶冲村礼堂,相继把拐卖妇女罪犯周继平提拔为村支书,暴力打手周建祥提拔为村支书和县人大代表。

  上述款项,本应由村集体合理合法支配,莫名其妙就到了周作飞个人手中,且资金累计高达3335万多元。

  依据《民法典》的规定,集体所有的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侵占、哄抢、私分、破坏集体所有的财产。因此,周作飞已严重违法。虽然周作飞曾任下庄村第一书记,但他不是该村的集体组织成员。难道,下庄村的天就不是共产党的天吗?

  占用基本农田违建山庄别墅

  2008年,周作飞开始违规修建私家别墅。包括4栋楼房、观光台阁、地下仓库、杂房、停车场等,2020 年底完工。占地总面积5.1亩,其中周家责任田2.6亩,公共空闲地(道路)0.4亩,购他人农田1.4亩,旱地0.7亩。《城乡规划法》明确规定,城镇人口在农村建房的,不能确权。周作飞为逃避处罚,利用关系,以其母亲彭淑青(已去逝)和侄子周亚东、周尧泉的名义,骗取了(2014)第13017号、13019号、13020号土地使用权证。其母在上茶冲煤陷区易地搬迁中,还分得了一套80平方米的安置房,后出售得款10万元。

  

(图为周作飞占用基本农田违建的别墅)

  2014年,周作飞低价购买十几户村民的永久性基本农田15亩多 (上万余平方米),建造高档别墅和水上农庄,包括鱼龟池塘、钓鱼廊台、水中楼阁、蓄水泉池、健身游乐场馆(已停建)、围墙等大型连片建筑群。

  《土地管理法》第77条规定,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对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擅自将农用地改为建设用地的,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土地原状,对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没收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可以并处罚款;对非法占用土地单位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土地管理法》第78条规定,农村村民未经批准或者采取欺骗手段骗取批准,非法占用土地建住宅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主管部门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限期拆除在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的房屋。

  周作飞身为国家公职人员,未批先建、少批多建,以欺骗手段占用基本农田的行为,应从严从重处置。

  后续如何发展?请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链接:http://law.people-rexian.com/add/09/7A9G00168528fDU.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