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视财经网 | 手机站 | 新闻 | 深度 | 调查 | 公司 | 股市 | 评论 | 人物 | 投资 | 财富 | 消费 | 理财 | 质量 | 观察 | 警示 | 商业 | 环保 | 文化 | 媒体 | 关注

中视财经 > 中视资讯 > 舆情关注 >

网曝黑龙江绥化市兰西县卫民派出所民警办人情案包庇嫌疑人

2021-09-16 10:39 来源:城市新闻网T|T

  犯罪嫌疑人入室威胁恐吓谩骂殴打她人,利用借条敲诈进行虚假诉讼,依靠自己的关系网左右干扰案情进展。兰西县卫民派出所个别民警丧失原则涉嫌办“人情案”、“关系案”、“招呼案”;涉嫌执法不严、失职渎职、包庇袒护犯罪嫌疑人。

  举报人与犯罪人嫌疑人程杰在2016年一起承包绥化市兰西县龙泉小区的物业,经过一年的努力开始盈利的时候,程杰利用各种手段逼迫我退出了龙泉物业。他一人独享了物业的红利期,就算这样他还不罢休。

  2020年9月3日,程杰利用我与吴某的借贷关系(我已经偿还了吴某的债务只是未取回欠条)。授意吴某在兰西县法院起诉我。庭审现场,吴某表示债务早已还清,是程杰指使他起诉的。程杰对吴某呵斥“我欠你的工资,你也别想要了”。程杰眼见会败诉,他便恼羞成怒,9月5日来到我家对我进行报复性殴打,我当即报警,兰西县卫民派出所的民警李海波带着两个辅警来的我家,对我进行百般刁难,当时我女儿用手机拍视频把过程都记录了下来。这让我感受到了程杰在当地的势力,因为他的对头亲家是原兰西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孙晓明。无奈之下,我将殴打我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才引起了关注。这时法院的工作人员给程杰的亲家陈文军打电话,说让程杰快点撤诉,要不然会无法收场。这样程杰又撤诉了。

  被打之后,我在兰西县弘慈医院住了10天医院,在兰西县住院期间,程杰带领办案警察到医院对我进行恐吓(有录音和视频)。卫民派出所所长孙琦也到医院看过我,告诉我凡事不要太往前赶,还说他之前办过的案子,就是被害人被泼硫酸,这明显是威胁恐吓我的话。

  兰西县住院期间听力一直没有好转,后又去哈尔滨市第四医院耳鼻喉专科被确诊为左耳外伤性神经性耳聋(基本够轻伤)。经过治疗后病情并没有好转,到现在我的左耳还是听不到声音。出院后,我多次与卫民派出所联系,要求做伤情鉴定,卫民派出所各种拖延,当中去了两次绥化市,派出所找的都是私人的鉴定机构,而且每次在去往绥化的路上,办案民警的手机经常有程杰和陈文军(原兰西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孙晓明的妹夫)的电话打进来,无论我们到哪个私人鉴定机构,程杰都会知道并赶到绥化,与鉴定中心私下进行活动。每个鉴定机构都各种有理由或者没有理由的拒绝给我做伤情鉴定。几次鉴定不成,更加助长了程杰的嚣张气焰,扬言要用100万买通各种关系,把钱花到公家,也不会给我赔偿1分。

  我得知绥化市的公安局就能做专业的伤情鉴定,但是卫民派出所又说绥化市的公安机关因为别的事情影响,工作已经是瘫痪状态。我说我的左耳现在已经听不见声音,你不做伤情鉴定的话,用什么依据处理这个案子呢?孙琦说你的耳朵怎么能证明是被打之后聋的?我说我有住院的病历和诊断。孙琦说这个诊断在鉴定那个地方就是废纸一张。然后我说那你们给我申请去省级的伤情鉴定吧。他们又说没有人会网上操作预约鉴定。我说既然你们预约不了,那就让咱们县的公安局去预约吧。孙琦说我们派出所就是公安局的一部分。还问我认不认识公安局预约做鉴定的主管人。我说我不认识,预约鉴定主管人这也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在我与派出所沟通期间孙琦无数次说孙晓明并没有和他联系给程杰讲情,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2021年5月,我向兰西县公安局督导组反映无果后又在12389网站上投诉了卫民派出所。几天后,孙琦给我打电话,

  孙琦说:“你不是找督查组了吗,会有人管你的事的,我们派出所管不了了,我管你的事儿,程杰对我们派出所不满意,我不管你的事儿,你投诉我。孙晓明和陈文军确实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来干扰办案”。

  我说:“我已经受伤住院,出院之后不给我做鉴定,你用什么来结案呢?”

  孙琦说:“会有人管你的事儿的。”就匆匆挂断电话。2021年 5月11日,家里来了两个警察,到我家敲门,说要拍摄案发现场,我给孙琦打电话,问是什么情况,孙琦说:“给你做伤情鉴定需要,配合工作。”

  两天后,兰西县公安局督察组给我打电话说:“卫民派出所已经在网上给你预约了司法鉴定,对我们的处理是否满意。”

  我说:“只要能把我这个拖延了8个多月的案件给处理了,我就满意”。我又问:“为民派出所对我很不满意,公安局是否可以直接处理案件?”

  督察组说:“你投诉人家,人家能乐意吗?这个案件是卫民派出所接的,就得他们处理。”

  接到督察组预约司法鉴定消息过了有10天了,因为司法鉴定预约后的7日内要给伤者鉴定结果。我给卫民派出所的所长孙琦打电话,询问情况。孙琦说:“你等吧。说不上啥时候,能不能做也不知道。我只是给你预约了。”我说:“那是什么意思呢?”孙琦说:“绥化市公安局属于帮忙做鉴定,也就是说人家愿意做就给你做,不愿意做就等呗。你该出去打工就打工去吧,做鉴定了通知你。”我说:“做鉴定不是有日期期限的吗?再说这个案子,不做司法鉴定,派出所怎么能判定程杰的罪与非罪?是不是只有做了鉴定才有依据吧?”不等我说完,孙琦就匆匆挂断电话。一直等到现在,杳无音讯。

  等了两个月也没有消息,2021年8月4日我在网上信访系统进行了投诉,县信访联系我让我去他们单位,工作人员听我说了几句,就让我回家等着,并告诉我不要再投诉了。

  从案发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卫民派出所就这么推诿扯皮、不作为,至今拖延不办,而且摆出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兰西县卫民派出所民警包庇嫌疑人,威胁受刁难受害人、办理关系案人情案的行为,严重损坏了人民公安的形象,张庆伟强调“稳妥有序推进政法干警违纪违法问题查处工作,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坚决打好顽瘴痼疾整治攻坚战,不断纯洁政法队伍、提升司法公信力”。希望有关领导能高度重视,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切实维护好公民的合法权益。

  本人郑重承诺:以上举报内容真实,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承担全部责任

  举报人:张兵兵

  

  来源链接:http://www.chinabimunion.com/shehui/content_212230.html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曹平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不良信息举报:tousu#ccepi.cn(请将#换成@)
京ICP备05004402号-7